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重生危情 > 第九十二章、二楼平台

底色 字色 字号

重生危情:第九十二章、二楼平台

    他的右腿应该伤得很重,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这不由得让他们想起来杉岛那个神秘跛脚人。
    “你要干嘛?”跛脚拾荒人越发靠近,杨允乐把凌晓灿不自觉的护在身后向后退了几步。
    “没什么,只是看你们好像长得挺面熟的。”跛脚拾荒人又若有所思地望了望天空。
    “只是面熟而已,他们已经死了!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跛脚拾荒人神神叨叨。
    “你认识我们,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吗?”杨允乐推测出这个人身上应该有秘密,不然为何会和猫产生关联,为何会说他们很面熟?
    “不不不,我不认识你们。告诉你个秘密,猫会杀人哦,会杀好多的人。”跛脚拾荒人看起来精神并不是很正常,似乎问话也问不出什么来。
    “那些都是你杀的?然后放在了别人的家里?”杨允乐还是不死心,想问出个究竟,他不想半夜起来看到自己兄弟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因为死猫的事情再次害怕。
    “不是我,我只负责杀,我这腿,爬不了那么高的楼。”跛脚拾荒人一步一步地说着,正是杨允乐他们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
    “所以,你每天都要杀猫吗?”杨允乐继续追问。
    不过他似乎有些紧张。跛脚拾荒人的动作看起来很不友善,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把垃圾一件一件拿出来摔在地上。废旧的玻璃罐子和残羹剩饭弄得满地都是。
    “不,我不会一直杀猫的,我的主人说了,让我杀满147只就好了。”不知跛脚拾荒人是神秘地笑了笑,还是精神有些不正常。
    147?这又再次牵扯了杨允乐的神经,要说这人没有关系,那他肯定不相信。
    “你究竟是谁?”杨允乐直入主题,不打算再兜兜转转,左猜右猜。
    “你是不是杉岛那个人?”
    跛脚拾荒人突然哈哈大笑:“我是一个疯子,我只是一个喜欢杀猫的疯子,不知道算不算屠夫”。
    说完,那人居然哼起了儿歌,虽然听不清楚他哼的是啥,但是还是让杨允乐和凌晓灿渗得慌。
    “问不出什么,我们就走吧。”凌晓灿拉了拉杨允乐衣角,她也觉得内心有些害怕。
    那跛脚拾荒人居然神情自若,用他那双沾满猫血的手,吃起了况仔递过的东西。
    “走吧。”况仔心里也发毛。
    杨允乐他们刚往前走了,那跛脚拾荒人就在说了一句:“晚上别出门,这幢楼闹鬼。”
    闹鬼?况仔有不禁打了个寒颤,把杨允乐的另一只胳膊拽得紧紧地。
    凌晓灿似乎也比较紧张,不会杨允乐紧紧牵着她的手,她还稍微好了一些。
    “这世上本无鬼,只是人心有鬼。”杨允乐是想靠这句话辟邪吗?况仔吞了一口口水。
    说完,他们就往楼上走了,没再回头。那个跛脚拾荒人似乎还在那里神神叨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刚到二楼就碰到了徐紫,徐紫也刚从外面回来,坐在外面的阳台上吹风。
    徐紫本身就是住在二楼的,二楼的平台很大,和楼梯的通道是相通的。徐紫在平台上样了很多花花草草花草草,花花草草长得很茂盛。
    但是况那些长得鲜红鲜红的话,就像是看见了猫血一样,浑身不自在。
    “嘿,徐紫。”凌晓灿主动打上了招呼。以前她似乎很少见到徐紫落寞的样子,见她一个人孤单的背影,似乎有些不忍。
    “你好呀,晓灿姐。”徐紫转过头来打了声招呼,她眼睛里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况仔很快意识到了徐紫的异常:“小丫头,你怎么了?一个人在这里闷闷不乐的。”
    徐紫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啊,我只是,只是想我姐姐了。”
    杨允乐突然想起,似乎徐紫从来没有提起过她父母的事情,突然有些好奇。
    “徐紫,你爸妈呢,好像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以前在杉岛也是,哦,对了,你没有那段经历和记忆。
    杨允乐这是刻意说了最后那句话,想刺激一下,看徐紫会不会回忆起什么来。
    “我没有爸妈,我只有姐姐。我是我姐姐一手带大的。”说到父母,徐紫的语气明显激动了起来。
    “哦,不好意思。”杨允乐暗忖,这背后应该有不少事情,才会让她如此抗拒。
    凌晓灿也明白了杨允乐的好奇,她笑了笑,摸着徐紫的头发说:“徐紫妹妹,我们刚来这里什么都不动,你一个人在家,如果你不介意,今晚我们在你家帮你热闹一下。你看如何?”
    凌晓灿扬了扬手上准备的食物,那本来就是况仔买的,鸡腿饭。在杉岛最爱吃鸡腿饭的的徐紫小丫头。
    徐紫点点头:“好啊,好啊。”
    毕竟徐紫的情商也不低,凌晓灿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她还怎么可能将可能拒之于门外呢。
    徐紫绕过花园平台,打开了门,一阵很清新的香味扑鼻而来。
    徐紫家里应该是当地比较有钱的家庭。家里装修很豪华,屋内的墙面都平铺了一米以上的瓷砖。在别人还在用笨重的电视电脑的时候,她家里已经放的是轻薄款的各式电器,笔记本茶几上一台,不远处的书桌上也有一台。
    “看不出来,你在这个年代,还是个土豪啊。”况仔由衷感叹。
    那个徐紫小丫头在杉岛的时候因为没有钱,常常和自己撒娇想要钱吃鸡腿饭。而自己不是欺负她帮自己洗袜子,就是帮忙捶背。而现在,风水轮流转了。
    “我记得你给我讲过,你是你们那里最有钱的人。”上次见面,况仔确实说过这话,虽然有一些吹牛的成分,但是并不多。
    徐紫看看了况仔脸色有些尴尬:“不过,我相信你们说的话,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地点,我们是好朋友。”
    杨允乐简单地扫射了一下房间的一些相框,大部分是徐紫和她姐姐琴儿的照片,两姐妹在一起似乎渡过了不少愉快的时光。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对吧?”
    杨允乐问出口才发现,这话自己问不太合适。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