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要出乱子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要出乱子了(1/2)

    徐超打电话来约叶勋去g,叶勋答应同时想到了那天g碰到程明宇事。
    有些事就是不能想,这是一条奇怪定律,你脑子里偶尔闪过念头,你并不意念头,往往会变成现实。
    比如他当时就想,不会又碰上程明宇吧。
    于是就碰上了。
    只不过这次让人尴尬。
    徐超今儿晚上很难得地没有化妆,穿着休闲服,懒洋洋地靠包厢沙发上,看到叶勋进来,手一挥:“勋少爷,以为你不来了呢,我就不介绍了,都熟人。”
    叶勋到得晚,人已经来了不少,很多是他之前见过,他和徐超朋友,只有一两个是生面孔,大约是朋友带来。
    他没说话,笑了笑坐了徐超身边,徐超马上靠了过来,贴他耳边:“我说,今儿晚上有个不错,一会就到……”
    “勋少爷,这么多人等了你一晚上,不罚两杯么?”有人起哄,往桌上放了三个杯子,挨个倒满了酒。
    除了徐超,没有人知道叶勋姓什么,是做什么,只是一直都跟着徐超叫他勋少爷。
    “扯蛋,”叶勋拿过杯子一口喝了,皱了皱眉,杂酒,“这里边什么玩意儿。”
    “别找借口啊!”
    叶勋拿过两杯一块喝了,这帮人平时聚得不多,一块无非就是胡闹,喝高了完事,他靠回沙发里看了一眼徐超:“要我给你把把关?”
    “老娘给你留着,”徐超笑了起来,眼睛都弯了,然后又冷了脸很严肃地小声说,“你别沉迷于小男孩儿了,太没前途,今儿给你介绍这个还是你同行……”
    “什么?”叶勋眼皮跳了跳。
    “也是个警察,不过我没见过,今儿我给你把把关得了……”
    叶勋心里觉得这事不能这么巧,自己应该是想多了,还想问一句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了,程明宇跨了进来。
    “姐姐你害死我了。”叶勋手绕到徐超后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程哥,”包厢里几个人都起身打了招呼,看来之前都已经是认识了,“来晚了啊。”
    “不好意思,”程明宇一抬头就看到了叶勋正搂着个漂亮男人手撑着下巴一脸捉摸不透地表情看着他,他愣了一下,嘴角很地泛起一个微笑:“这么巧。”
    说实话,程明宇如果不穿警服,如果他不是程队,如果之前没有厕所那尴尬地一次会面,他倒是叶勋会感兴趣那一类人,成熟,够霸气,只是现……
    “怎么,认识?”徐超挺吃惊地从挂叶勋身上姿势调整回正常坐姿。
    “不认识。”叶勋抢程明宇开口前说了一句,程明宇不介意别人知道他身份,他介意。
    “算不认识吧,”程明宇还笑,目光叶勋和徐超身上一掠,看向沙发另一头坐着良子,“不介绍一下么?”
    良子跟叶勋认识时间也不短了,家里有点背景,跟黑道也算是沾边儿,没想到会认识程明宇,而且还是“暴露”了身份程明宇。
    “超超,勋少爷,都是我铁子,”良子站起来把程明宇让到沙发上坐下,又给叶勋他们介绍,“这是程哥,程明宇,市局防暴队大队长。”
    叶勋挑挑眉,真牛逼,这么详细资料都能公布。
    “本来想早点过来,路上有事耽误了。”程明宇挺自地往沙发上一坐,眼睛又看了过来。
    “没事没事,人来了就算给面子了。”良子给程明宇倒酒。
    “等等,”叶勋让程明宇这意味深长又点捉弄眼神搞得挺不爽,一伸手按住了良子正要拿酒瓶手,“怎么我来晚了就罚,他来了就没事?”
    良子定了一下,脸上有点不好意思:“勋少爷……”
    “还说是铁子?”叶勋斜眼看着良子。
    “良子,”徐超乐了,脚踩到桌子边上,他不管良子挂不挂得住,反正他就站叶勋这边,“罚铁子不罚大队长,我们上哪儿说理去。”
    “都罚都罚!”边上人哄开了,“拿杯子!”
    程明宇笑了笑,双手交叉托着下巴:“那行,认罚。”
    “刚给我喝什么,现原样儿再来一次。”叶勋又补充了一句,刚那三杯莫名其妙酒喝得他胃里一阵不舒服,不能便宜了程明宇。
    “得,”良子把杯子码上,他知道这人脾气,今儿要是不让程明宇按样儿来一次,他肯定不能罢休,“就按勋少爷指示来。”
    叶勋看到良子往杯子里兑酒时候程明宇皱了皱眉,他瞬间感觉到很解气,点了支烟。徐超靠过来小声说:“你怎么了,这是有旧仇?”
    “没。”叶勋往徐超脸上喷了个烟圈,纯属是因为看不惯程明宇每次见到他时那种仿佛看穿一切得瑟表情。
    “你当心着点,你道行可没他深。”徐超伸了个懒腰,叶勋耳边提醒,又冲正拿着杯子偏过头来看着他们程明宇笑笑。
    程明宇三杯酒一罚,包厢里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有人开始玩骰子。徐超一听就跳了起来:“老娘不玩,脑子不够用……”
    叶勋想拉住徐超,他和程明宇之间就只隔着一个徐超,他一走开,挨着他就是程明宇,他觉得别扭。但刚抬起来没等碰到徐超,就被人一把抓住按了沙发上,程明宇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你是怕我呢,还是烦我?”
    叶勋没回答他这个问题,拿过骰盅:“玩不玩?”
    “你玩我就玩。”程明宇没什么表情,很淡地回了一句。
    叶勋其实不爱玩骰子,太无聊,平时要碰上有人玩骰子,他和徐超一般就是边儿上看热闹。但不爱玩归不爱玩,叶勋玩骰子却确是高手。
    两轮下来,叶勋连酒杯都没碰到,程明宇喝了几杯,但良子却已经有喝大了,他指着叶勋:“勋少爷,你今儿就跟我杠上了是吧……”
    “边儿去,不行了就睡觉。”叶勋指了指包厢里小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