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柯阳被上身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柯阳被上身了(1/2)

    叶勋觉得老天爷可能知道了他要去防暴队打算,也不知道是赞成还是反对,总之今天成心要恶心他一下。
    他和秦伟下午打算下片儿,可还没到中午就接到了报警,他们辖区一个老住宅区里有人自杀了。
    他跟几个同事出警时候有点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吃饭,听报警人说,自杀老头死了已经好几天了……
    “还好我早上吃东西了。”秦伟开着车说了一句。
    叶勋看了他一眼:“怎么,一会想吐时候肚子里能有货么。”
    “小叶叶你这啥素质,”秦伟乐了,“这是怕万一影响了食欲晚饭吃不下,不至于太饿。”
    叶勋很是佩服,这人面对着即将看到不愉场面居然还能有心情盘算吃晚饭事,自己一会要见了那场面,估计接下去几天外卖都省下了。
    他们派出所人是第一批到现场,刑警队人来之前活都是他们,保护现场,维持秩序,包括卸人。
    “前几天看到陈老师还好好呢,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今儿对门说老闻到他家有怪味,敲了门也没人开……”
    楼里邻居七嘴八舌地给叶勋他们介绍情况,总之就是这个老头是个退休老师,一直独居,几天没见着人,邻居又闻着了怪味,于是情急之下把他家门砸开了,发现这个陈老师已经吊死自己家里。
    叶勋一直没说话,楼道里他就已经闻到了那种不愉味道,走到门外时候有点想吐。
    “人呢?”秦伟进了屋,发现屋里没人。
    “厕所里呢……”发现陈老师尸体邻居煞白着脸站门外指了指厕所,“警察同志,太吓人了啊,太吓人了……”
    叶勋跟秦伟后边往厕所走,秦伟推开厕所门时候叶勋差点没扭头就跑,尸臭味一下扑了过来,他皱着眉强忍着恶心往里看了看。
    这屋子采光很差,客厅里已经是一片昏暗,厕所干脆就跟小黑屋似,他只看到一个黑色物体厕所中间:“灯呢?”
    “不知道,找找。”秦伟捂着鼻子迈了进去。
    来几个同事,资格都比叶勋老,所里,叶勋就是个小辈儿,这种情况下,秦伟都已经进去了,他不能还外边站着,于是也跟着走了进去,顺着墙摸开关。
    “这呢,摸着了。”秦伟说了一句,然后啪地一声灯亮了。
    这大约是叶勋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受到这样惊吓,灯亮一瞬间,他看到了吊厕所中间已经脱了型尸体。
    而不巧是,他听到秦伟说话之后转了身,现他脸跟尸体胸口距离就不到十公分,他咬着牙才站原地没动窝,停了停才向后退了一步:“这得有一星期了。”
    “操,出去出去……”秦伟厕所里看了一圈就不行了,捂着鼻子跑了出去。
    到了楼道外边,俩人才算是透了口气,叶勋点了根烟站树下,他们接下去活就是这儿等着分局刑侦人来,做点协助工作,然后等人家走了做做善后工作。
    早听说分局人都是大爷,出现场等他们一两个小时跟玩似。关所到了之后过了差不多一小时,才看到了刑警队人提着勘察包和照明灯什么来了。
    秦伟胆儿大,又不怕恶心,看到人家来了,跟着就想进去看热闹,没等进楼道呢,就被关所赶了出来让维持秩序。
    “真没意思,”秦伟用胳膊碰了碰叶勋,“小叶叶,早上我听说了,是不是打算去防暴队呢?”
    “听说?”叶勋斜眼看他,笑了笑,“您这耳朵放派出所是可惜了。”
    “说正经,能去就去了得了,你说整天跟这儿混着有啥意思,你看我,大好青春都献给辖区大叔大妈们了。”秦伟一脸忧伤表情看得叶勋想笑。
    “没谱事,再说吧。”
    “不过程明宇手下得咬点牙,那小子狠着呢。”
    “那是防暴队,说得跟黑社会似,多大人了还跟这瞎发散。”
    “你别说,程明宇要放黑社会里,那绝对就是老大,”秦伟拍拍他肩,“反正能吃点苦,防暴队呆下了还是不错,年轻人,把握机会!”
    叶勋刚想说多谢秦叔叔指点,那边关所突然喊了一句:“小叶,招呼几个兄弟过来卸人!”
    叶勋一听这话,就有点起毛,想到刚才差点撞他脸上尸体他就浑身不舒服,现居然要去卸人,这会又没有联防人能支使,他只得看了一眼身后几个同事:“走吧,几个兄弟……”
    进屋时候关所正跟几个刑警队聊呢,看到他们进来,跟了一句:“没个有经验么,那人死了八天多了,小心别弄散架了。”
    叶勋立马反应迅速地联想到了散成一团腐尸,他觉得关所这就是成心恶心人来,这句话一出来,几个人都停下了,秦伟皱着眉:“要不关所您有经验您给卸个囫囵下来?”
    “干活去!”
    同事里年纪大老刘带头进了厕所,看了一眼之后回过头指挥:“一会我上去解绳子,你们几个俩人抱身子,一个人顺腿,人死了份量可不一样了,一会都抱稳了。”
    “一会你顺腿,”秦伟拍拍叶勋肩,他知道叶勋受不了这个,“别看脸,只管低头扛就是了。”
    几个人按老刘安排把人托住了,他开始剪绳子。叶勋抱着尸体腿,大概是因为尸体被移动了缘故,散发出来味儿让他觉得一阵阵发晕,让人受不了,是尸体裤子是湿,但叶勋手上没敢松劲。
    说实话,这种场面没几个人见得多,都憋着气不出声,厕所里气氛紧张得很。
    就老刘剪断已经深深嵌进尸体脖子里绳子时,叶勋手机突然响了,几个神经崩得都到极限人被这突如其来音乐声都吓得一哆嗦。
    老刘也哆嗦了一下,脚下踩着凳子突然咔嚓一声。
    “扶好!”秦伟喊了一嗓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