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真相基本大白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真相基本大白(1/2)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院子里三个人依然或跪或坐地原地没有动。
    傻三儿已经完全惊呆了,坐地上盯着柯凉山,不知道想什么,柯阳看了一眼师父,师父脸上泪水已经干了,眼睛有些失神地没有焦聚,目光不知道停什么地方。
    柯阳也没动,脑子里像装了马达一样飞速地转动着,他长么大这是头一回为了想明白一件事这么用脑,太阳穴都感觉一个劲突突地跳着。
    “师父,这事跟叶勋有什么关系,”柯阳腿已经跪麻了,但师父还是跪着,他也就不打算换姿势,“为什么那个……那个柯阳会找上他?直接找我多省事?”
    柯凉山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这个问题他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沉默了很久他才慢慢开了口:“你还记得很小时候你那次被上身上事吗?”
    “记得。”
    “那是那孩子回来了,之前他哪里,我不知道……”柯凉山摸过烟斗,柯阳帮他点上了,他深深地抽了一口,烟雾中苦笑了一下,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孩子说话。
    我要回来,让我回来。
    “那时我带着你已经几年了,我说过,我当你是亲儿子一样,”柯凉山拿着烟斗像是进入了沉思,很久才又接着说,“我知道老四还,就我身边,这里……那里……”
    傻三儿听了这话,打了个寒颤,往柯阳身边蹭了蹭,挨着他胳膊,才稍许踏实了些。
    “我那天,胡大爷家看到,是他吧。”柯阳有些乱,从口袋里摸出了烟,师父不让他抽烟,平时他是绝对不会家里碰烟,但这会顾不上了,他需要镇定。
    柯凉山看了一眼他手里烟盒,没有说什么,低下头继续回忆:“老四不让那孩子回来,那孩子如果回来了,他就完全失败了,可能会就此消失……我呢,养了你几年,已经有了感情,对于那个孩子……”
    “你们没让他回来。”柯阳叼着烟,眉毛拧成了一团,他现感觉很不好,就像是自己强占了别人家。
    “没有,我赶走了他,把你魂锁身体里了,”柯凉山往自己屋里看了一眼,“上回让你看那个盒子里,不是有把钥匙吗……”
    “是定魂锁钥匙么?”傻三儿终于回过神来追了一句,他没想到这种东西是有实体。
    柯凉山没有回答傻三儿,抬起头看着柯阳:“我不知道是对不起你,还是对不起那个孩子,话说回来,你俩我都对不住……这是我跟老四唯一一次合作,为这件事,我已经十几年不能踏实睡觉了……”
    “那个孩子呢?”柯阳想到了叶勋,但又觉得不太可能,叶勋大他七八岁。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柯凉山摇摇头,声音是满是痛苦,“那个警察……他跟你体质……”
    “他比我还容易招东西,但他没看到过什么东西,如果说那孩子要上身,为什么要等到我们去了老屋才……”
    “寄生,”柯凉山打断了他,烟斗地上磕了磕,因为手有些抖,磕得很重,“只有这一个解释了,他寄生那个警察身上,他妈只能让他去了老屋,才能叫醒他。”
    “师父你意思是那孩子还叶勋身上?”柯阳心里紧了一下,想站起来,腿麻了没成功,搓了半天才咬牙站了起来。
    “……应该是。”
    “而且已经被他妈妈叫醒了?”柯阳踢了傻三儿一脚,过去扶他师父,傻三儿赶紧跟着过来搀着。
    “这个不知道,如果离开了老屋,可能他妈就没了这个能力了,”柯凉山腿一个劲哆嗦,半天才站稳了,“你让那个警察不要再靠近老屋。”
    “可他妈怎么就知道阳哥会跟叶勋一块去呢,要叶勋不去,她不就白干了吗?”傻三儿脑子终于开始转动,问了一个还算没跑题问题。
    “天意……天意啊。”柯凉山叹了口气。
    傻三儿对他爹这个模棱两可回答显然十分不满,但他能看出来柯凉山累了,也就压了下去没再多问,跟着柯阳把他爹扶进了屋。
    “我躺一会,你俩去睡吧。”柯凉山很疲惫地倒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
    “师父,”柯阳关门前犹豫了一下,轻声问了一句,“如果定魂锁被打开,那孩子回来了……我会去哪?”
    柯凉山刚躺好,被他这句话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柯阳,这事儿不能干!”
    “我只是问问。”
    “没人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你会去哪,那孩子回来能不能适应这身体,全都没人知道,这事不能够干,你明白吗?”
    “知道了。”
    柯阳院子里站了一会,傻三儿凑过来问他要了一根,靠水池边瞅着他。他今天听到事,对他冲击实太强劲,他都不知道该从哪里组织语言了,只是沉默地抽着烟。
    还是傻三儿熬不住了,过来拉了拉他:“阳哥,先睡觉,有什么事明儿起来了再想。”
    “那孩子还叶勋身上,”柯阳皱着眉看了看师父屋门,压低声音,“我想要不要告诉叶勋注意着点,但是……”
    “但是你怕本来没事,你一说,叶勋知道了反倒会出什么问题?”傻三儿补充了一下。
    “嗯,傻三爷你脑子今儿还算是勾了芡啊,”柯阳往自己屋里走,“我是怕那孩子现没动静,但能感觉到叶勋,如果叶勋有什么想法,会不会把他弄醒?”
    “老头儿不是说只有他妈老屋那儿才能叫醒他……操,也没说是不是醒了就一直醒着了……”
    “睡吧,明天我过去找他,当面说。”
    “阳哥……”
    “行行行,你睡我屋。”
    叶勋这一晚睡得不太踏实,一直做梦,但醒过来时候却记不清梦到了什么,只觉得一夜都有梦,没有停下时候,累得很。
    何超还抱着被子睡得香,叶勋推了他一把:“姐姐,别睡了,回自己家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