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解决掉那孩子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解决掉那孩子(1/2)

    柯阳本来想吃点东西就马上出发去找吴显,但傻三儿狂哭了一通之后趴床上睡着了,他不想弄醒他,也不想扔他一个人家:“等傻三儿醒吧。”
    “嗯。”叶勋坐院子里石桌上,虽说阳光挺好,铺满一身,但从石桌上透过来一阵阵凉意还是能渗到他身体里。
    “我以前从来没听师父提过吴显这个人,”柯阳靠躺椅上轻轻晃着,半眯着眼盯着太阳,直到眼前什么也看不清了才转开了头,“也没听说师父有什么师兄弟……再说他就是蒙事儿,也不可能拜什么师啊……”
    “之前你师父有什么异常表现吗?”叶勋想拿烟,看了看自己脚下一堆烟头手又停了,但没几秒又还是从兜里掏出了烟点上了。
    “异常?没有……”柯阳想了想,慢慢坐直了身体,看着叶勋,“我就觉得昨天他吃饭时候说话有些不合适,就像是……”
    “交待后事?”叶勋帮他把话补完了。
    “是,”柯阳咬咬嘴唇,颓然地倒回椅子里,鼻子有点发酸,“我要是早注意到这个就好了,至少他出事时候能边上。”
    “别傻了,你师父如果是有计划,不会给你机会守着他。”
    两人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又陷入了沉默,叶勋手机响起来时候,俩人都原地蹦了一下,被吓一跳。电话是秦伟打来,嘴里还吃着东西:“小叶叶,明天有个会,防扒宣传那个事,你早上能来所里吧?”
    “能,这事不是说下月么,怎么提前了?”叶勋皱皱眉。
    “今儿来了个报案,说是包公车上被偷了,结果详细一问,这姐姐是等车时候把包从车窗甩上去占座,结果上了车发现包没了,”秦伟一个劲乐,“当公车是她们学校校车呢……关所觉得反扒教育刻不容缓哪!”
    “知道了……”
    “那你先忙你,有事儿言语,别跟哥哥客气。”
    叶勋挂了电话有点感慨,如果真把自己事告诉秦伟,他打算怎么帮忙呢?
    傻三儿一觉睡了三个小时,后是因为把脸埋了枕头里喘不过气儿来憋醒。柯阳和叶勋都还院子里坐着,地上一地烟头,看到他走出来,柯阳过来捏了捏他肩膀:“怎么样?”
    “好着呢。”傻三儿笑笑,柯阳脸上疲惫和被他藏着焦虑让他觉得自己这时候不能表现得太怂了,毕竟这事儿还没弄明白。
    “饿么?吃点东西,叶勋买吃了。”柯阳扭头进厨房。
    “谢谢叶哥,”傻三儿跟柯阳后头,看到叶勋时候犹豫了一下,“耽误你上班了。”
    “不叫警察叔叔了么。”叶勋笑了笑。
    “……刚突然想起来差辈儿了。”
    傻三儿没什么味口,他心里像堵了一块巨大黑心棉,恶心,透不过气来,压抑得很,但还是接过柯阳递来盘子吃上了。
    烤肉,这要搁平时,三盘都不够他吃,今天吃了半盘就差不多了。他把盘子放回厨房,看到灶台时候想到他爹平时就这炒菜也要气沉丹田拿好架式样子,心里有点难受,赶紧转身出去了:“是要去找那个人吗?”
    叶勋按地址开车过去找吴显时候,考虑过要不要把警服换掉,但想想又算了,但当他一身警服敲开吴显家门时,里面开门人显然被吓着了,退了一步才开口说了一句:“警察同志……有事?”
    开门是个女人,看年纪应该是吴显妻子,叶勋扫了一眼屋里:“这是吴显家吗?”
    “……是,他不家,您有什么事吗?”女人很紧张,一个警察一脸严肃地站门外,身后还跟着俩人高马大跟打手似年轻人,怎么看都有点像犯了事由警察带着来指证同案犯架式。
    “他哪呢?我有事找他……您别紧张,是私事,是他一个朋友托我找他有点事。”叶勋对于自己每次穿着制服出来找人都要反复强调是私事有些无奈。
    女人抬手也不知往哪儿指了指:“单位锅炉房呢,今儿他值班。”
    吴显单位很大,锅炉房位置挺隐蔽,打听了半天才算是找到了。
    “吴师傅有人找!”一个工人冲里面喊了一声,听到里面有人应了一声之后又打量了一下他们几个才转身离开了。
    吴显从锅炉房里走出来时候还穿着工装,手里拎着把铲子。
    叶勋看到他时候心里有些吃惊,人是跟照片上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不同,照片上那种老实木讷一点也看不到,取而代之是一种冷静中带着沉稳感觉,无端让人觉得这人可靠。
    “来了。”吴显一开口就让他们愣住了。
    柯阳顿了顿,把准备好开场白换成一句:“吴叔您知道出什么事了吗?”
    “你是柯阳吧,”吴显没多说话,盯着柯阳看了一眼,转身往里走,“进来说话。”
    “老柯说了你们会来,”吴显进了锅炉房就坐下了,也没招呼他们,几个人只得自己找地方坐,他看了看叶勋,“我看看你胳膊上那个印子。”
    吴显连这个事都知道,一定跟师父关系不浅,柯阳很急,但吴显不急不慢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看着吴显。
    “不算晚,”吴显用手指叶勋胳膊上点了点,“不算晚……”
    “柯凉山让我们来找您,”叶勋收回胳膊,他知道柯阳和傻三儿现心里着急事,没有问关于这个手印问题,而是问了柯凉山事,“看来您对这事儿也知道得不少,您知道他人哪去了吗?”
    “走了。”吴显很简单地回答。
    “走了是什么意思?”傻三儿忍不住了,站起来走到吴显面前,“我爸好好地没事走哪儿去啊?”
    “我看到……”柯阳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措词,“我爸……算是吧,至少是这个身体……我看到他了,跟我师父一块……吴叔……”
    “就是被他带走了,”吴显打断了柯阳话,但对这个话题似乎不愿意多提,只是很简短地一句带过,“他破坏了老四计划,老四当然要带走他。”
    “我操!”柯阳按不住火,一脚踢翻了身边一张凳子,火不知道往哪发才好了,只得瞪着吴显,“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娘个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