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都过去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都过去了(1/2)

    这就是开始了。
    这声惨叫从门里传出来时,叶勋和傻三儿都愣了,接着就同时跳了起来,傻三儿对着门就冲了过去,叶勋一把抓住了他胳膊,已经开始了,他们不能再出声,他只能盯着傻三儿眼睛。
    如果傻三儿要有什么冲动举动,他随时准备抬手把傻三儿打晕。
    傻三儿愣了一下,猛地甩开叶勋抱着头蹲下了,他想哭。
    柯阳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惨叫过,小时候爬树摔下来腿摔断了他都没吭过声,硬是自己走回家了,傻三儿不敢想像是怎样痛苦会让柯阳叫出声来。
    叶勋还外面,傻三儿知道他不到无法忍受绝对不会出声让叶勋担心。
    吴显到底做什么?
    叶勋比傻三儿想冲进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想知道吴显究竟对柯阳做了什么,但这种念头之是一闪而过就被他压了下去。
    柯凉山把这么多重要事都告诉了吴显,对吴显是绝对信任,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选择相信吴显,只能按吴显说做,无论听到了什么,他们只能等。
    柯阳这声惨叫之后,屋里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一点响动。
    叶勋把傻三儿拉回了院子中间,两人继续坐地上,沉默地等待。
    叶勋是个有耐性人,但却没有哪次等待能让他像现这样,烦躁不安,无论怎么样都无法静下心来。
    那种由五脏六腑深处漫延出来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生生撕碎疼痛感刚刚出现时,柯阳就知道想要把这个孩子送走没有那么容易。
    这就像是要把身体里生长了十几年某个器官硬生生拉扯下来一样,比这痛苦。
    这个孩子不是器官,他有思维,有感觉,有怨恨,有痛苦,有不甘,就像临死人要奋起一搏一样,这个孩子后这一刻所爆发出来惊人力量让他害怕。
    那种疼痛一点点加剧,身上每一根骨头都像是断裂开来,当那孩子痛苦不甘尖锐哭叫他耳边响起时,柯阳没能压住那一声惨叫,这种来自精神和双重折磨让他有一瞬间意识有都些模糊。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柯阳听到了吴显声音,他声音很平稳,似乎没有因为他反应而受到任何影响,这种平稳声调没有让他身上疼痛减轻,但却能让他把几乎要飘离身体意识慢慢拉了回来。
    这是金光咒。他下意识地跟着吴显声音脑子里一遍遍念着。
    吴显围着他绕圈子,他看不清人影,但能感觉到,吴显一直轻声念着,先是金光咒,接着是又开了口:“上请五方五帝斩鬼大将军十万人降下,主为某家同心并力,收摄村中巷陌家中宅内行客魍魉之鬼,伏尸刑杀之鬼……”
    柯阳闭上眼,耳边除了吴显声音,又再次响起了孩子哭泣声,这声音不再像之前那么尖锐,而是充满了悲伤和企求,还有绝望。
    柯阳心里立刻被这种不可名状哀伤情绪所充占据,几乎有流泪冲动。
    假。
    他这时迅速地告诉自己,假。
    心里默念驱鬼咒不停地被打断,他不得不出了声:“次收门户井灶之鬼,次收五虚六耗凶吹恶逆之鬼,次收童男童女之鬼……”
    小阳……
    这是妈妈声音,如同羽毛身上轻轻抚过。柯阳没有父母,管师父待他跟傻三儿没有不同,但却始终是师父,是叔叔,他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面对他们时,自己会是什么样感受。
    但这一声呼唤正正地击了他心里脆弱地方,这是妈妈声音。
    假。
    柯阳咬咬牙,左肩上叶勋伤钻心地疼。
    你不是我妈,你是那个孩子妈妈。
    “次收殃拜土长之鬼,次收独呆自舞喜笑之鬼,次收蛊毒野道之鬼……”柯阳冷汗不断地从脸上滑落,嘴唇也有些发白。
    他开始看到东西。
    很温暖阳光,树,洒满阳光庭院,跑叫着小狗,坐院子里低头摘菜妈妈……泪水从他眼角滑了出来,这种温馨而悠远回忆不是别人,真实就眼前,这是他自己回忆……
    这是他深藏心里深处渴望。
    妈妈抬起头,温柔微笑她脸上漾开来。
    小阳,回家了。
    不是小阳。我不是小阳,没有人叫我小阳。
    假。
    柯阳内心矛盾之极,他渴望生活就眼前,他几乎想要起身向那个女人走过去,他盼望这样一个暖洋洋午后,有一个洒着阳光家。
    但另一个声音告诉他,都是假,假,这一切不是你。
    我有我自己生活,不管是什么样生活,这是我自己一天一天真真切切经历,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出现过他生活中人,这是才真实。
    师父和傻三儿脸他眼前掠过,然后是叶勋永远温和侧脸……我有真正属于自己生活,我真正意人……
    “别费劲了,没有用,我不会给你。”柯阳没有再继续念驱鬼咒,而是咬着牙冷漠而清晰地说了一句,他不会把叶勋身体交给任何人,绝对不可能。
    听到他这句话,吴显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心里多了几分把握。
    老柯这个徒弟,比他想像要坚定得多,管他不知道这个只有十几岁孩子哪来这种意志力,但这就是他要,柯阳“经验”,他十几年来与各种鬼魂面对面得来经验,他比任何人都能地从幻像中脱离出来。
    吴显袖口中滑出一张符来,他抬起手,双手往符上啪地一拍,掌心腾起一阵黄色烟雾,一种淡淡香气空气中弥漫开来,不一会,符边缘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开始卷曲发黑。
    傻三儿和叶勋还坐院子里,两人打坐下之后就没再动过,傻三儿死死地盯着那扇门,眼眶发红。叶勋全身都已经麻了,但他不想动,始终保持着一开始姿势。
    时间他们这里已经失去了概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傻三儿终于动了一下,他从身边捡了块石头,地上划拉出几个字来——他们进去多久了?
    叶勋扫了一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拿过石头也写了几个字,1小时2分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