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柯家老四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柯家老四(1/2)

    搬到叶勋家之后,柯阳觉得大麻烦就是上学,从叶勋家到学校,比以前要多费半个小时时间,这就意味着他要提前半小时起床,这还是叶勋开车送他去时间,如果坐公车,那就长。
    “要不我住校吧,”柯阳坐车上时候还有点迷糊,没怎么睡够,“或者我每天再早点起来坐公车去,你总这么起个大早送我也不是个事。”
    “再说吧,你住校?你住校不定干出点儿什么来呢,再说你一住校傻三儿肯定也要住,”叶勋斜眼看他,一脸不同意,“到时又是一通折腾,我宁可离你们学校近点儿地方租房了。”
    “那我明天坐公车总行吧?我横不能坐到半路玩去,你看你这没睡醒劲儿,我都怕你开半道撞树上……”
    “我没睡够不是因为起得早,”叶勋被柯阳这么一说,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我这是……”
    说了一半他又打住了,我这是昨天晚上折腾累了这话他没说出口。
    柯阳边儿上嘿嘿笑了两声:“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
    “昨天我本来就是想洗了澡就睡,是你自己没事找事,”柯阳坐车座上扭了一下,“弄得我现都不舒服。”
    “你屁股豆腐做么,就那一下能不舒服这么久?”
    “……靠。”
    叶勋把柯阳扔到学校路口,看着他进了校门之后调转车头离开,他今天不去所里,要直接去市局防暴队,今天考核事他没告诉柯阳,怕他罗嗦他肩伤。
    叶勋活动了一下肩膀,没有太大感觉了,应该没什么问题,考核内容里除了引体向上也没有别需要用到肩项目了。
    到训练场时候,叶勋看到这次人不多,大概是内部招人原因,有几个还是他认识。叶勋去衣室换了作训服出来,看到了考官已经到了,搞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弄得跟维和防暴队考核似,人人都一脸严肃。
    叶勋远远地看到程明宇站场边,观察着这边情况。
    体能考核对于叶勋来说很简单,引体向上,折返跑和5米,还有个跳远,这些都是警校时候每天训练项目。
    他庆幸自己到派出所之后没像别警察那样把体能这块丢掉了,除了引体向上时候因为肩伤有点扯着疼他做得有点费劲之外,别都还算轻松完成。
    不少人却5米上栽了,一个两个跑得跟要断气了似,能跑完人也就几个,规定时间内完成就少了。
    “这都什么身体素质,”叶勋听到程明宇低声骂了一句,“还他妈不如公开招聘人,就这种警察,回派出所老子都不要。”
    考核结束之后马上公布了合格名单,一个考官程明宇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这个叶勋还不错,这看着才像是警校毕业。”
    “要我说,这次招聘人里,也就这一个能让我满意。”程明宇冷冷地回答,扫了一眼气喘吁吁一帮人,转身离开了。
    考核里还有射击这一项,是之前程明宇没有告诉叶勋,叶勋和几个通过了前边儿考核人到了射击室,心里有点没底。学校时候他射击成绩还行,但分到所里之后就没什么机会摸枪,也就巡逻时候挂把枪,巡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碰上需要拔枪事。
    “都还记得怎么拿枪吧,”程明宇站放枪械桌子后面,桌上摆居然都是分解手枪,“装上了就去打,忘了怎么装直接走人。”
    叶勋不知道程明宇想什么,又不是防暴队训练时间,一个考核,弄得这么夸张。他扫了一眼程明宇,程明宇显然也正看他,目光对视之后没有避开,但脸上和目光都冷得很,看不出他想什么。
    叶勋是后一组射击,装枪时候他心里反复回忆着以前训练时候细节,出错他不会,他只是想能一点。只是能感觉到程明宇目光一直停留他身上,这点让他有些不爽。
    对着靶子双手举起枪那一瞬间,叶勋皱了皱眉,左肩上伤大约是之前引体向上时被拉到了,现左手平举时竟然使不上劲。
    “要瞄这么久么,”程明宇声音他身后响起,“是要给目标留够逃跑时间?”
    叶勋有点想发作,但现场人不少,又是考核,他压下了火,放下了左手,只用右手举枪瞄准。
    程明宇身后看到了他这个动作,嘴角带出了一丝微笑,叶勋手很稳,从瞄准到发射,中间几乎没有停顿。
    “不错。”叶勋听见了身后程明宇很低声音,转过头时候程明宇已经走开了。
    所有项目弄完,走出防暴队训练场时,已经中午了,叶勋折腾这一上午这会饿得有点难受,看了看手机,上面有一条柯阳发过来短信,哥,记得今天问问对镜胡同事。
    这事我会处理,你记着不要再乱来。
    叶勋边回复边慢悠悠地上了车,刚发动了车子,电话就响了,他估计是柯阳还要说什么,拿起来也没看就接了:“还有什么要交待啊?”
    “……有。”那边人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地说了一句。
    叶勋也愣了,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是程明宇,他皱了皱眉:“不好意思程队,我以为是我朋友电话,有事么?”
    “朋友?那个高中生么。”程明宇笑了笑。
    “您有事儿么?”叶勋没回答他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有,”程明宇不急不慢地,“停车场等我。”
    叶勋中午没什么事,下午估计也就是下个片儿听听大妈们转达一下群众心声,但他还是不愿意跟程明宇俩人去吃饭,说起来跟他又不熟,程明宇心思他明镜儿似,别扭。
    “程队,这刚考核完就一块去吃饭不合适吧。”叶勋车都没下,撑着车窗。
    “我又不是考官,”程明宇笑笑,没有不爽,靠着车,“我认识你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队里人不少都知道。”
    “所以好别一块吃饭,终决定要谁不要谁还是你,我不想让人背后有什么说法。”叶勋这到不是借口,是实话,他烦就是被人说走后门之类话。
    “有没有人背后议论,不是我怎么做,而是你做得怎么样。”程明宇目光叶勋脸上停留了一小会儿之后往下落了他脖子上,刚考核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只是不确定,现近距离看清了,那是个牙印。
    “那好,”叶勋发动车子,油门踩了下去,“我现就做着呢,程队辛苦了,我还要赶回所里,下午要下片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