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魂颠倒 > 第66章 不是结局

底色 字色 字号

神魂颠倒:第66章 不是结局(1/2)

    老妈起码有三分钟没能说出话来,只是瞪着叶勋,半张着嘴,好一会手才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抬起来,叶勋握住她的手。
    “叶勋,你为什么挑这个时候说这事,你还嫌不够乱么。”她定了定神,缓缓地开口,她一向引以为豪的儿子,她的希望,寄托,她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儿子,突然在这样一个时机里跟她说自己喜欢的是个男人,这件事比李丹的事更让她混乱。
    “我本来不打算说,现在说出来,只是想提前告诉你们,”叶勋搂住老妈的肩,“我不会娶李丹,绝对不可能,叫爸不要再提这个事。”
    老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这个事我会找时间跟他说,但是……这之前我想先见见这个你喜欢的人。”
    “过段时间吧,这阵儿他没空。”叶勋淡淡地说了一句,把这件事说出来之后,压在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不管父母的态度如何,他都无所谓了。
    “没空?他在忙什么?”老妈皱了皱眉。
    “高考。”叶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次的高考,柯阳估计是没戏了。
    老妈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盯着他的脸:“那个住在你家的孩子?是他?”
    “嗯。”
    “我的老天……”老妈手按住额头,“那是未成年人吧!”
    “不是了,这个你别担心,”叶勋拍拍老妈后背,“我知道这事儿有点让人难接受,但事实不会更改了,就算没有他,也不可能是李丹。”
    老妈比叶勋想像中的要平静很多,她除去对柯阳的年龄表示了担忧,别的话并没有多说,两人沉默了一会,老妈抬起头看着他:“叶勋,从小不管我们怎么说,怎么做,你都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上学是这样,工作也是这样……”
    “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每一件事我都清楚。”叶勋轻轻回答,包括自己即将做的事,他同样清楚后果。
    “之前我就想过,但没敢多想,”老妈的手一直在自己前额上按着,“不管我们接受与否你都不会改变,我知道,这种事也不是一句改变就能变的……这话我说得并不情愿,但是……你开心就好。”
    “妈……”
    “你幸福就好。”老妈的拍了拍他的肩,又很用力地捏了捏,转身慢慢向楼梯走去。
    “谢谢妈。”
    叶勋看着老妈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觉得身上有点发虚,疲惫的感觉一下涌了下来,他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手在墙上撑了好一会,眼前的小金花才跳跃着散去,叶勋咬了咬嘴唇,往柯阳的病房走,差不多了吧,自己身体很好,但连续几天在巨大的压力下不眠不休,他已经有些撑不住。
    傻三儿正靠在柯阳床头发呆,看到叶勋进来皱起了眉头:“叶哥,我求你了,你回去睡觉行么?你现在的样子……你是要跟阳哥比谁更惨吗?”
    “没事儿,我在学校那会,训练比这累多了都挺下来了,”叶勋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傻三儿,“三儿,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
    “这用问么,你是个好人,绝对的。”傻三儿冲他竖了竖拇指。
    “没有百分之百的好人。”叶勋靠在椅子上,全身都有点酸疼,说不上来哪里不爽,就是全身都不得劲儿。
    “那没错,你是怎么处理别的人别的事的,我不清楚,但在对阳哥这件事上,你是好人,”傻三儿叹口气,“这就够了,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叶哥,你去休息一会吧。”
    “嗯,”叶勋点点,“你出去转转,过几分钟再回来,我跟柯阳说两句话。”
    “成。”傻三儿看他一眼,拿了外套走出了病房。
    叶勋看着躺在他面前的柯阳,你睡了很多天了,该醒了……手指在柯阳脸上碰了碰,温暖的感觉从指尖传来,眼睛,鼻子,唇,叶勋的手一路轻触。
    “柯阳,”叶勋抓过柯阳的手按自己脸上,“我知道你肯定会骂我。”
    柯阳的手很暖,手上还有总打球和骑车留下的薄薄的茧子,这让叶勋想起他在球场上奔跑的样子,想到他阳光的笑容,叶勋鼻子有点发酸:“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事了,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你不用觉得我为你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为你做……你应该像别的十七八的孩子一样生活,开开心心,没那么多烦心的事,可是我真的没办法……”
    “我是太自私了,”叶勋把脸埋在柯阳手里,眼泪湿润了他的掌心,“我不能看着你这样躺在床上,我受不了,我宁可是我躺在这里,或者……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可以了,只要你醒过来。”
    柯阳闭着眼睛,脸上很平静,叶勋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跟你正式说过吧,我其实挺喜欢你的……但没到能为你去死的地步,真的,这样做有一半是为我自己,不,一多半,你别想多了。”
    “我累了,你回来吧,柯阳。”叶勋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阵发黑,脑袋很沉,他没站稳,撞到了旁边的小桌子。
    傻三儿没有走远,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转转,所以只到楼下看了一眼李丹,李丹坐在床上发呆,特护开了电视让她看,她的目光却是散的。
    他在病房外站了一会就又上楼了,刚走到柯阳的病房外面准备到窗边抽根烟,就听到病房里传来撞到东西的声音。
    “怎么了?”傻三儿推开门冲了进去。
    叶勋手撑着桌子,脸色很差,看到他冲进来,叶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接着整个就倒了下去。
    “叶哥!”傻三儿扑过去接住了他,“叶哥!你怎么了?”
    叶勋没有反应,全身都是软的。
    “医生!”傻三儿按下了柯阳床头的呼叫器,冲着里面大吼,“快来人!”
    师父,这个锁,怎么打开?
    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能告诉我。
    你有多在意,你很想回去?
    想回去,我原来一直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我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觉得我没什么放不下的东西,但现在不同了……我想回去,我太多放不下的东西,什么都放不下,就算我要走,也不能是这样,绝对不是这样。
    放不下?
    放不下,换了别人,也会跟我一样的。
    你确定吗?
    确定。
    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只是……有人比你更放不下呢。
    医生的诊断叶勋是累的,现在的状态很有可能只是睡着了,不是昏迷,也不是其他的什么病。
    傻三儿站在床边,对面是叶勋的父母,两个人都看着他,让他觉得压力巨大,但又不敢走开,他不知道叶勋这是什么情况,只是隐隐觉得在叶勋叫自己离开之后发生这样的事,应该不仅仅是叶勋累得站着都睡着了这么简单。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叶妈妈开口,很温和的声音,调子跟叶勋心情好的时候很像。
    “柯猛。”
    “柯?”叶妈妈顿了顿,“你跟那个叫柯阳的孩子……”
    “那是我哥。”傻三儿如实回答,心里有点小吃惊,叶勋的妈妈居然会知道柯阳的名字。
    “啊,是这样……”叶妈妈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傻三儿是在医生把叶勋弄到病房之后才通知的叶勋父母,他怕人家父母来早了发现柯阳也在医院不好交待:“没事,我就是路过……来看看叶哥。”
    叶勋睡了四个小时。
    傻三儿中途不好一直呆在病房里,只能悄悄告诉护士,叶勋醒了通知他,然后先回去守着柯阳,这些事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柯阳一向是他的主心骨,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柯阳在,他就能踏实下来。柯阳昏迷之后,叶勋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可现在,这两个人都躺在了病床上,他一下觉得自己就像在四面不着边的水里漂着,一点支撑都没有了。
    护士过来告诉他叶勋醒了的时候,他几乎是跳起来冲出病房的。
    跑到叶勋的房间,看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叶妈妈正弯着腰一脸心疼地跟他说着什么,他老爸站在一边皱着眉。
    “阿姨,叶哥醒了?”傻三儿在门外探着脑袋。
    “嗯,你没去学校啊?”叶妈妈抬起头笑了笑。
    “我……大扫除完了过来看看。”
    床上躺着的叶勋慢慢转过头看着他,动了动嘴,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声:“过来。”
    叶妈妈招招手:“快过来。”
    傻三儿跑到床边,他发现叶勋看他的时候,眼神有些不对:“叶哥,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过来,”叶勋还是小声地说,“有话跟你说。”
    “哦。”傻三儿弯腰把脸凑到叶勋头边,叶妈妈很识趣地退开了。
    “傻三爷,你要把持住。”叶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这句话如同炸雷一般,差点没把傻三儿炸趴下了,他不得不捂了一下嘴才控制住了没把阳哥俩字喊出来,只能用眼睛瞪着叶勋:“你……”
    “妈,你们回去吧,”叶勋转头看着傻三儿身后的两个人,“我没事了,就是累了,睡会就好。”
    “这……”叶妈妈有些犹豫,看向丈夫。
    叶勋他老爸看了看叶勋,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们先回去,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看着两人走出病房关上门之后,傻三儿才猛地回过头,压低声音吼了一嗓子:“阳哥!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柯阳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要下地的时候发现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他皱了皱眉,“叶勋干什么了,去扛大包了吗!”
    “他快一个星期没睡过觉了!还上着班……”傻三儿还是有点没回过神来,盯着眼前的人。
    “我……操!”柯阳咬着牙站起来,“他……不,我跟哪儿躺着呢?”
    “楼上。”傻三儿过来扶了他一把,听到这种熟悉的语气,他终于确定,眼着这个人不是叶勋,是柯阳。
    柯阳用了好几分钟才适应了叶勋虚弱的身体,跟傻三儿小跑着冲上了楼。
    看到病床上像是植物人一样无声无息躺着的自己,柯阳停下了脚步,慢慢地蹭了过去,事情似乎跟他想像的不一样……
    “叶哥?”傻三儿过去晃了晃床上的人,又转过头来看他,“叶哥应该在这里对不对?你醒了,他也应该能醒了对吧?”
    “我不知道,”柯阳走过去,手有些颤抖地推了推床上自己的身体,但没有回应,床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柯阳咬着嘴唇,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又用力推了两下,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我操|你大爷!叶勋你他妈是个神经病吧!”
    傻三儿靠到了墙边,看着他抱着头蹲到了地上,发出了压抑着的哭声。
    “阳哥……”傻三儿终于再也憋不住了,这么多天来他一直都想哭,只是强忍着,现在看到这样的局面,他忍不下去了,带着哭腔喊着,“这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
    契机?
    人的意识最薄弱的时候,你无法控制地想要入眠的时候。
    叶勋的计划成功了,他成功地将自己跟柯阳换了过来,柯阳在他的身体里醒了,但却正像吴显所说的,要是真成功了,那你就不知道会去哪了。
    叶勋不知所踪了。
    柯阳醒过来的时候没有马上睁开眼睛,他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听着身边的动静,弄清了当前的情况,他跟叶勋交换了。
    他一开始觉得师父在他潜意识里跟他进行的对话都不对,他们再一次换了过来,但当他看到叶勋并没有在他的身体里醒来时,绝望的感觉一下淹没了他。
    叶勋是用自己把他换回来了,这个时候他才清楚了明白了叶勋的意图。
    傻三儿断断续续把他和李丹昏迷之后的事告诉了他,柯阳双手一直握得很紧,傻三儿说完之后很久,他才狠狠地骂了一句:“混蛋!”
    想了想觉得心里难受得无法形容,又骂了一句:“傻逼!”
    “阳哥,你这几天……”傻三儿试探地问,他想知道柯阳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