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悦动小说网

悦动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暖冬夜微澜 > 第157章 番外:我会记得你(5)

底色 字色 字号

暖冬夜微澜:第157章 番外:我会记得你(5)

    顾烶烨顺手要抱孩子的手因为安澜的不肯放弃而作罢,念澜突然间开口,有模有样的安慰道:
    “爸爸不疼!”
    顾烶烨瞬间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捏着孩子软乎乎的小脸,多了一份从容与喜悦道:
    “回家!”
    安澜看着顾烶烨脸上那满足的神韵,没有多说,而是无声的配合着他的步调,一起回到了住处,顾老爷子几天不见念澜,早就想念异常,见到念澜回来,已经用可爱的小玩具把孩子骗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安澜再度看向顾老爷子时,也多了一份心疼来。
    “爷爷,我回来了!”
    安澜如此开口时,姑老爷子一怔,却是很快恢复了正常道:
    “嗯,赶紧上去泡个澡,休息休息!”
    老爷子显然没有预料到她的恢复记忆,而是如此自然的吩咐后,抱着小曾孙,不肯放手,安澜轻笑,带着一抹无奈和释怀,看了一眼旁边的顾烶烨道:
    “去泡个澡吧!”
    顾烶烨的眼底里显然也闪过淡淡的疑惑,只是安澜已经挽着他的臂弯,带着一抹催促道:
    “我帮你按摩按摩!”
    顾烶烨眼底里的光芒更是复杂多变,但是还是在安澜那明净的眸子下,无声的屈服,没有分辨更多,直到两个人都上去了,顾老爷子才把视线从念澜的身上移开,无声的轻叹之后,有些欣慰的满足,然后才转身拨打了个电话。
    卧室内,安澜略微有些生疏的帮助顾烶烨选择了衣服,看着柜子里那些属于她的衣服,一直从来没有改变,手上的动作不由一顿。
    “这些我自己来,你去洗个澡,睡会儿吧!”
    顾烶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安澜一怔后,转脸看到了顾烶烨脸上有些深晦的神色,却是一下子明了过来,之前在姥爷家那突兀的一巴掌带来的后遗症。
    “我——”
    顷刻间想宣泄的感情,被顾烶烨的话堵住:
    “去,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温柔如水,却是带着坚持和命令似的,安澜心头一凝,却看着他异常严肃的脸,不得不听从了他的命令。
    走出了主卧室,安澜还有些感觉心头满满的愧疚,她怎么就给了顾烶烨一巴掌呢?
    唉,转脸想再去推门,但是房门已经被烦琐,安澜一怔,更是如同被人突然间给夺走了什么似的,心头有些失落落的。
    洗了一半的澡,安澜却是突然间冲动的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想着顾烶烨的等待,想着顾烶烨的深情,就像是突然间着魔似的,控制了一路的感情,终究还是决堤。
    “先生有事情出去了!”
    但是等到安澜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后,迎面保姆的话让安澜瞠目结舌,甚至有些懊恼自己刚才怎么就听说的离开了呢。
    “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安澜带着一丝的着急和焦躁来,让保姆不由笑了出来。
    “是路特助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公司里的事情,先生说,大概得两天才能回来!”
    安澜听到了两天的字眼时,原本那些克制住的感情就像是发酵的馒头一般,膨胀了数倍,堵在胸口,无处宣泄。
    “有没有说去了哪里?”
    安澜的急切让保姆讶异,但很快告诉了她地址,安澜听了转身又去了卧室,等到穿好衣服出来,顾老爷子领着念澜,疑惑的看着她。
    “我有事情找烶烨!”
    安澜脸上略微有些红,还是很果决而直接的说明了自己的意思,顾老爷子听了眼底里微微多了一抹笑来。
    “想找就去找,不用给我打报告,爷爷会照顾好小家伙的!”
    安澜惊讶的看着顾老爷子那似是睿智的看透一切的眼神,没有多说,亲了顾念澜一口,转身真的出去,却被迎面而来的男人给怔住。
    顾邵璿一身便装,没有了往日的军人风采,略微消瘦,越发像起来顾烶烨,眼眸深处,分不清是忧郁,还是沉静,还是看不透的风暴,只是静静的看着安澜,一时间吐不出来半个字。
    而安澜也没有说出来多余的话,只是在分辨出来面前的人是顾邵璿时,想到了当日顾邵璿那一枪的失误,想到了自己当时的奋不顾身。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怪不得任何人。
    “我很好,爷爷和念澜都在呢!”
    安澜忍不住如此开口,说完之后,还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来,在顾邵璿那龟裂的表情里,看到了他眼底里震惊的光芒后,安澜快速的与他擦肩而过。
    如果记忆不恢复,或许她可以选择重新开始爱着顾烶烨,但是这样自认为伟大的自私,何尝不是对于顾烶烨与顾邵璿的惩罚。
    所以,她之前错了。
    安澜如此想着,不由勾唇笑了出来。
    无论失去记忆与否,如今的她都有资格去拥抱这一份幸福了,对不对。
    过去的一切,或许让人疼痛,难以呼吸,过去的一切,或许万分坚信,一度山穷水尽,可是到最后,她还是和顾烶烨走到了一起。
    而现在,她只想大声的告诉顾烶烨,她还爱着他,一直,一直,希望一辈子的路,如此重新开始。
    可是跑到了天堃,并没有找到顾烶烨的影子,又赶到了s市,依然没有找到顾烶烨,电话也打不通,让安澜忍不住怀疑,顾烶烨难道真的是出差那么简单吗?
    一丝不安爬上了肩头,安澜想到了那一次顾烶烨与司徒含笑一起的情景,心头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执着的步伐缓慢了下来,如果她相信顾烶烨,就安心的等待,如果她相信顾烶烨,就不要怀疑他离开她的动机。
    “师傅,去xx路,xx号!”
    那里是顾烶烨来s市时入住的地方,安澜知道自己这样没有钥匙赶过去,物业或许根本不会放行,但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个地址。
    她想,在这里等待,或许也是好的。
    “您找顾先生?您是顾太太?!”
    门卫听了安澜的话后,眼底里闪过一丝惊讶来,却是和蔼的笑道:
    “您稍等,顾先生的脾气,我们这里的人都清楚,得先询问了才行!”
    安澜心头一动,没有料到顾烶烨真的会在这里,就在那门卫扭头想要拿着对讲机询问的时候,安澜已经快速的趁着刚好有人打开了一楼大门出来时,快速的走了进去。
    “唉,那个顾太太——”
    安澜没有理会门卫的紧张,而是心情有些雀跃和激动的走进了电梯,这一刻只感觉到电梯如同缓慢的蜗牛,恨不得一下子直通目的地。
    门铃响了许久,直至路飞正在接着楼下门卫的电话的情形出现时,安澜忍不住有些着急的问了一声:
    “顾烶烨呢?”
    路飞似乎有些犹豫,正在考虑着说什么话时,安澜已经早已快速的走了进去。
    “安——”
    路飞的声音顷刻间遥远,安澜看着那道熟悉的侧影,看着那张熟悉的俊脸,看着那不属于她的认知里的白发,看着顾烶烨本来自然的表情,瞬间凝固,只觉得心头再也无法控制的感情,如同瞬间打开的闸门,让她忘记了这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眼泪猝然滑落,安澜觉得每一步都沉重而恍惚。
    顾烶烨怔住,看着安澜的眼神,越来越清明起来,原本不自然的表情,渐渐的因为安澜眼底里的泪水,变得严肃,变得凝重,变得无声无息的平静。
    近在咫尺的距离,却让安澜感觉到飞越了千山万水一般。
    伸手可及,真实而温热的胸膛,任由她拥抱,任由她的泪水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直至顾烶烨的双手拢紧,将她抱在了怀里,如同是一道艺术家的雕塑,将两个人凝成了一体,路飞悄然的挂断了电话,走出了公寓,关上了房门,脸上露出来淡淡的笑来。
    原来,爱在有情天,总有一段情,让人无限感慨,无限欣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